巴黎男装周|Raf Simons:“翻屋企”

 新闻资讯     |      2019-07-02 09:41

法国巴黎——在很多意义上,Raf Simons 都算是回了家。他住回了安特卫普,而同名品牌极具感染力的新系列则回顾了他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中最精彩的篇章。解密该系列的玄机在于印在海报大小的邀请函背面的人物、地点和物件清单,以及服饰上的名堂:它是一首名为《世界历史》(History of the World)诗歌的再编版,于 2004 年由 Simons 的长期合作伙伴 Peter de Potter 创作。这首诗最初出现在 2005 年春季系列发布会的邀请函上,当时正值设计师职业生涯重大转变的第十周年。

如今过了15 年,Simons 不再会在秀后接受采访,但从他口里我们得出,你在看完这场人挤人的发布会后,大可不必像一个被“死线”折磨的历史抄写员般为独家内幕而死缠烂打,因为答案就在这首《世界历史》中。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解谜游戏。

即使如此,Simons 还是为感兴趣的人留下了一些线索:那就是诗歌中出现过的两个人物。Jonas Salk 研发了第一支脊髓灰质炎疫苗。他拒绝将其出售给大型制药公司以赚取丰厚利润,并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可以免费注射该疫苗。Salk 的名字仅在 05 年的原版诗歌中有提及,而 Giordano Bruno 则出现在了两个版本中。他是一名具有远见卓识的多米尼加修道士,因摒弃基于宗教想象的___,进而捍卫科学真理,于 1600 年被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的火刑柱上。两人最终都为他们所坚守的理想主义而殉道,而我们正坐在这里看着一个因其自身理想主义而被世俗挫败的人所设计的衣服。

这可能才是《世界历史》重见天日的箇中原因。它承载着 Raf 职业生涯巅峰时期的回忆,同时作为原爆点开启了下一章节:重新搬回到安特卫普,重新与原装的年轻男性客户群建立起联系(向 Ashley Brokaw 出色的选角工作致敬),而信众们口中的阴谋论则走到了终点,被 Simons 的纽约之行打破的微妙平衡有望得到恢复。

大卫·鲍伊(David Bowie)为失落梦想谱写的赞美诗《This is Not America》在 Michel Gaubert 制作的抓耳的现场配乐中闪现,但他采样的是基于大卫·鲍伊的音乐改编的舞台剧《Lazarus》。Gaubert 曾经总会在 Simons 为 Calvin Klein 谢幕时播放该曲目,算是献给试图遗忘过去的人们的一记响亮耳光。另一对其怀才不遇的暗示,被整合在了该系列重复出现的一些词语中:STONE(D) AMERICA (____的/嗨大了的美国)。对这些文字游戏的解读可谓五花八门,而(Dis)United States(美利坚不合众国)不过是 Simons 成长旅途中的又一驿站。

令人欣慰的是,在 Simons 结束同时为两个品牌东走西顾后,我们还将看到黑暗面以外的聚焦。Simons 的邀请函封面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型研究机构的鸟瞰图。它被标记为 RS-LAB,而它实际上是一张作为发布会地点的 Noisy-le-Grand 体育馆的照片。他在这个实验室里所做的就是重组品牌过往的点点滴滴,并重新赋予其生命。他的 97 年春夏发布会取名为 How to Talk to Your Teen(如何与青少年交谈)。这个概念在这里被提炼成一块补丁,上面写着:How to Text Your Teen(如何与青少年发短信)。

早前系列中其他的一些想法也被延续至今,而 Raf 最引人注目的想法往往都和腿部相关:标有 My Own Private Antwerp(我私有的安特卫普)的拳击短裤和靴子;极似战斗种族工作服的裙式短裤,长袍和工作服。这个系列中不乏为人们所熟悉的马甲和夹克,突出了他大胆的剪裁。它是极度私人化的,甚至犹如____般私密。你可能会觉得,这种感觉对不了解背景故事的人来说是难以接受的。而我,会为 Jonas Gl?er 身穿一件带有 R&S Records 标志的 T 恤衫而激动不已,因为这家唱片公司伴随在我的狂欢岁月中。(是的,我也曾年少轻狂!)但他同时会搭配白领礼服外套,其英姿潇洒甚至可以吸引最反感高新技术的人。

它确实会让你好奇,纽约的____过后,Raf 将从何找到品牌的形象定位。这个系列传递着自信和欢乐,大肆宣扬着新的起点,即理想主义的复苏。其中也少不了那种熟悉的黑暗旋律,真是个喜怒无常的比利时人。你沉醉其中,随后,Mica Levi 的神秘而诡谲的音乐突然间压制全场,令人感到____。这意味着 Simons 不会固步自封,也不会让你深陷其中。布料的碎片固定在奇怪的走秀造型上,似乎传达着半成品美学。我猜,我们将其称之为半成品,实则一语道破天机。